rui的内人

废物一枚
目前入坑众多,产粮低能

这个滤镜真实好看,虽然我不会调(哭泣)

打扰了,草稿流,动作有参考借鉴
努力复健

啊啊啊啊啊果然还是不会画手肌肉什么的

七夕小甜文

文笔渣,见谅

激烈的音乐停下,随着真斗的一个转身,几滴汗砸在了训练室的地板上。
“辛苦了!”春歌走到真斗身边,递去水和毛巾,“已经这个时候了,不如今天就到这里,明天继续吧?”
“不行,有个动作还是做得不到位。还有两天就是公演,明天和后天会有更多要确认的事。”真斗抹了抹汗,将毛巾和水放在了一边。
“诶?”春歌看到真斗向前走了一步然后转头看着自己。
“还在看什么?”真斗看着春歌脸上的疑惑轻轻笑出了声,“来吧,我先送你回宿舍。”
春歌看着真斗侧对着自己,那只让人安心的手掌摊开向自己邀请着。
“可是你不是还要练习么?我陪你……”春歌感觉自己脸颊有点发热。
“女孩子熬这么晚可不行,这么可爱的面容可不能被黑眼圈占据了。”真斗看着眼前的女孩还在发愣,转身走近女孩,他撩起女孩耳边的碎发别在红透的耳朵后面,轻轻地拉开女孩攥在胸前的手,牵着她走出训练室。
“可是……我想陪着你。”身后突然传来女孩略失落的声音。
真斗停顿了下来,仔细回味着刚刚钻进耳畔的声音。
“怎么了?”女孩看到眼前高大的男人停了下来,“哪里不舒服?”
女孩焦急的语气似乎给他的心脏来了重重的一击。他转过身,凝视着女孩红霞未褪的脸庞,眼中是满当当的关心和焦虑。情不自禁得,他松开手轻抚着女孩的面庞。
“我没事,但是……”真斗捏了捏女孩的耳尖,拉着女孩的手触碰自己的胸膛,“这里只要看到你、想到你,就完全停不下来了。”
“诶诶诶!”女孩瞪大了眼睛,被拉到胸前的手不由自主地蜷缩在衣料上,被拉着的地方似乎被灼烧一般滚烫。而潜伏在衣料、皮囊下,有一颗心脏在快速跳动着,通过覆在上面的指尖将相似的鼓点传到了自己的心尖。
“也许我发疯了,但我很珍惜你,就像这份感情一样真挚。看着你为我熬夜我真的不愿意。作为一个男人来说,比起让你陪着我熬夜,我更希望你能依靠着我对我撒娇。”真斗看着女孩脸上的红霞再次遍布,身上的皮肤都染上了可口的粉红色。他叹了一口气,揽住女孩,“回去好么?我送你。”
春歌埋在男人的胸膛前,听着激烈的心跳声,一时没有做声。
真斗低下头在女孩的额头印下一吻:“再不松开,我大概会对你做出不好的事了。”说着松开了女孩,再次拉起女孩的手。
春歌突然用力拉住了真斗:“37度2!我,我每次看到你,想到你,触碰到你体温总会上升!我知道这不是发烧,是因为我对你的感情与你对我的感情一样。你会心疼我,同样的我也会心疼你啊!我知道如果硬要你去休息肯定不可能,这场公演是多么重要我也知道!所以!所以我能做的只有陪着你!熬夜什么根本无所谓,如果留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反而会不安会睡不着啊!”
真斗愣住了,他看着女孩微红的脸和眼中的泪水,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。
长久,直到春歌呻吟了一声,他才意识到自己把女孩抓疼了。
“对不起,我,我没有想到这些。”真斗低下头看着女孩,女孩眉毛微皱着,脸颊热得发糖,紧张地盯着自己。
他突然笑出声,总觉得心中有一口瘀气悄悄地消失了。他抬起女孩的下巴,认真地一点点舔掉女孩眼角的泪水。
女孩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到了,一动不动,那种呆呆的样子让男人想到幼猫。有一种冲动涌了上来,他抱紧了女孩,将唇印在了女孩的唇上。撬开柔软的唇瓣,舔舐着女孩的微张开的牙齿,随即将舌头钻进来女孩温润的口腔中,里面还有女孩吃过的水果糖的甜味。舌头在女孩的嘴中肆虐着,在每一个角落留下自己的痕迹。
很久很久,直到女孩喘不过气,他才放开了女孩。
“那就拜托你,陪我熬一会儿夜,可以么?”
春歌抬起头,泪眼朦胧中,心爱的男孩微笑着,将鼻息洒在自己的鼻尖。

p图好累(´;︵;`)
废物终于上线为泪泪过生日了

泪泪生日快乐!

loveyou♥

小脑洞(魔女梗)

男性魔女林遇到幼年马场,被纠缠后不得带回家。
多年后缠人的小男孩变成缠人的大男孩,魔女林很想退货,然后他又下不了床了

私设:魔女其实是一种职业,不局限性别(有参考)
马场是emmmm还没想好

搞大事的微笑
想写一篇假养成

烟雨过后【单向暗恋】【主泪】

设定:郁和真爱修成正果,退队结婚。泪一直暗恋郁,在收到郁的结婚邀请函后大哭一场,决定写信表明心意
小虐
复健作品

如果有一天,我失去了你,这个世界还会是我眼中的样子么?
以前我一直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,因为你就在我身边,那么近,近到让我产生了你会陪伴我一生的错觉。我就这么把自己翻涌的情感一次次艰难地吞咽下去,明明是那么地痛苦,却因为看到你的眉宇而感到轻松。明明我应该明白,你臂膀的温暖从来都不是我专有,却总陷入自己无尽的幻想。和耀眼的你比起来,我一无是处。每次练舞总是你比教练还要用心地教我,我总以为这代表我在你心中是特别的。可是,我又一次被自己的幻想绊住脚蒙住心了。直到今天我才知道,一切都是因为像。因为我笨拙的样子和她很像,让你不由多关心了我。因为我弹琴的样子和她很像 让你不由陶醉于其中。每次为你弹奏的时候,我总是为自己会弹琴而庆幸。这真的是我十几年来学琴生涯最为此开心的一瞬间。
在我眼中甜蜜的日常终究被打破,对我而言残酷的真相终于显露。你离开了队伍,就像其他队员一样离开,你搂住你的她,笑得那么开心。可我却止不住想要落泪

泪再也写不下去,大滴的泪水落在纸上,模糊了字迹。他颤抖着手,将信纸揉成了团。隼温柔的安慰还在耳边“说不出来就写出来告诉他吧,让自己的情感有地方宣泄”。
泪捂住耳朵蜷缩起来,任由膝头被泪水打湿。外面下起了雨,水落下的声音盖过一切,一下子充盈了室内。
待雨过,泪肿着眼睛将一封信投进了公寓附近的邮箱。他抬头看到空中的彩虹,稀薄得仿佛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消散。
再见了,郁。
你要幸福。
黑洞洞的邮箱里,那封唯一的信上写着这两行字。

烟雨淡去,再无人。

@Misty_一条透明的咸鱼 迟到的……圣诞文(喂)可能ooc一片,我都好久没补番了【捂脸】这对cp我也不是吃的很多【捂脸】完全不会写

“早上好,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人。
“新出来的副本,有点简单。”
格瑞瞟了眼手臂,上面是被野兽撕咬的痕迹,血肉模糊。
“这个比赛快结束了。”
身后的剑已经破损,可他实在懒得去恢复。
“……”
“马上,就只剩我们了,什么时候来战一局。”格瑞想起曾经,一个飞扬跋扈的少年,带着灿烂的阳光向自己大声宣战。
“……”
“这次我奉陪到底,好么?”
格瑞想起以前总是避开这人的挑战,总是想快点结束离开,却不想有一天自己会主动请求着去开战。
“……”
眼前依然是死寂。
“起来好不好?”格瑞再也站不住,扶着眼前的床板。
上面的人早在一个月前就闭了眼,一切都随着他的沉寂而凝固了。
“我再也不喜欢你了,好不好?”而这句终只是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来。

谁知道这个曾经只在各个星球当做传言的症状,会真的降临在这。任何人都难以预料,那天那场大战,总是一脸桀骜不驯的少年就那么倒下了。格瑞只记得当时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呼喊,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。他抢在少年倒地前接住了他,却没能抢在少年闭上眼前舍弃这份罪恶的感情。
当组委会的人要求自己讲嘉德罗斯送回时,他记得自己的愤怒,好似破冰下藏着的火山蠢蠢欲动。他拔剑与组委会派来的机器人对战,甚至最后连大天使长也出来了。他还记得金、凯莉、紫堂幻向他摆手,帮自己拖延追兵,让自己快带着嘉德罗斯逃走。
在这渺茫的宇宙,他早已忘了时间的流动,似乎一切都随着眼前少年的闭眼而凝固。
是什么时候组委会又示好让自己回去参加大赛呢?他们有什么预谋他无所谓,他所想的不过是保眼前少年安全。最好,最好自己也能在这场恶斗中离开,这样罪恶的感情也就可以消散,少年就能解脱无尽的黑暗了吧。
格瑞自嘲地笑着,多久了,脑海中总是在冒出这种想法。真是落魄啊,还有伙伴散落在战场上的尸体,都是自己的无能……
真是,难受的感觉。格瑞看着滴落在少年脸上的泪珠,有点生气。
让我死吧。
格瑞叹了口气,再次加固了嘉德罗斯周围的保护措施,背起剑向战场走去。
“我走了,再见。”

嘉德罗斯醒来是时候,四周是坚固无死角的保护措施。
组委会人的脸显示在他眼前突然跳开的屏幕上。
“吼吼吼,嘉德罗斯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你都很优秀哦~你是活到最后的一位呢~那么,我们可以开始回……”
嘉德罗斯打烂了眼前的机器,扯了扯围巾,跳出了保护圈。
“让你和我一站,谁让你去和别人战斗了,还输了。”他蹲在格瑞的尸体前,无视周围机器的警报,架起眼前的尸体打碎了战场的屏障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“打架赢了我再说。”
“嘁。”
一个小身影和一个高不了多少的身影在一个荒凉的小星球上搏斗着。

lofter的滤镜和贴纸真的好看

水无月泪的圣诞节


“圣诞节要怎么过呢?”泪问隼
“嗯……应该就是把自己最宝贵的送给最喜欢的人吧?”
“呐郁,我把自己给你,圣诞节快乐~”
“!”被惊喜突然砸中迟迟回不过神的郁


“啊,圣诞节快乐,驱~”
“唔!我超快乐!今天不仅有蛋糕还有礼物可以拿!好幸运!”
“驱!”
“呜哇!”
“啊,圣诞树把驱压在身下了?”
“!?”


“今天有点冷呢……不想动……”
“泪,不要一直窝在被子里,出去动动。”
“唔……”
“泪,不是让你裹着被子到沙发上继续窝着!”


“喵~”
“喵~”
“喵~”
“喵~”
“泪,你在干什么……”
“在和黑田说话呢~”
“唔哇,说了些什么呢?”
“说起郁洗澡的时候总喜欢把内裤放在最上面呢~”
“……”
“还有郁每次洗澡都会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呢~”
“……”
“啊!郁洗完澡整个人都是红红的~好可爱~”
“喵~”
“……泪也是哦……”郁红着脸搂住泪。

月歌公司总是出一些我买不起又特别想买的东西。比如化妆品比如书包链比如戒指比如项链

求求你们好好画分镜吧,这新动画里的黑组白组快崩到哭泣了,给别人安利都看一眼就拒绝了啊朋友,看月歌不要看动画就听抓听歌看见面会就OK这话我已经是绝望地去告诉别人了【哭泣】

或者,谁告诉我,这制作公司的确缺钱,很缺钱【哭泣】

以上纯属个人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