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i的内人

废物一枚
目前入坑众多,产粮低能

那日的雨因你而美 【一】 (郁泪 猫耳)

突然蹦出一个小脑洞,不知道之前有没有撞梗

雨天。
不是什么豆大的雨点,相反一丝丝连着,一会儿就染湿了额前的刘海。
因为学校早放,郁决定独自走回月野宿舍。

“啊!”他突然看到宿舍阳台上,有一个少年站在雨中,愣愣地看着前方。
郁停下了脚步,好奇地寻找着令少年痴迷的东西,但是从他的视角看去,只有染湿的樱花垂着,奄奄一息的样子,实在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。
真是奇怪呢。郁收回了视线,走进了大门。
“啊,郁君?今天回来的真早呢。”客厅里阳和夜坐在沙发上,夜看到郁夹着水汽进来连忙起身,“看到你伞也没带,快拿毛巾擦一下吧,不要感冒了啊。”
郁应过后,抓了一条干毛巾就胡乱地擦了一把。他转头看了一眼阳台,奇怪,人呢?

“夜桑,你有没有看到宿舍里新来的一个少年?”郁坐到单人沙发上,询问着。
“哦,你说泪么?你已经看到他了啊。”夜很快反应过来。阳靠在夜的身上,头抵着夜的下巴对郁君说:“哦,泪啊,看起来真是个难接触的孩子呢。感觉他在排斥这个世界呢……听说是海捡回来的啊。”
捡回来?这是什么意思?捡猫么?郁一头雾水,也没接话,把毛巾扔进筐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夜里,郁感觉晕乎乎的,做着奇怪的梦。他梦见一个少年一点点靠近自己而自己却是一条小鱼干。
“喵”他听见少年这么叫了一声,啊,是猫啊。郁突然在梦里有点不安有点沮丧地想着。
正当他感觉飘忽的时候,一双略冰凉的手在自己额头上碰了一下。
“啊,真是舒服呢。”郁半迷糊地心想,他现在十分想掀开被子然后握住那双手放在自己胸口,什么也不说,然后顺势抱着手的主人,吻到天昏地暗。好像那样,能把对方身上的冷意驱散。
“真是奇怪呢!”郁沉沉睡去前,这么想着。

清晨,郁在一阵嘈杂的鸟鸣中头痛欲裂。他痛苦地睁开眼,入目,是一个陌生的少年。
少年蜷在床头柜前,头靠在床沿上,这样的姿势令他睡得很不安稳。郁看到了他眼下的乌青,想起来这是昨天阳台上的那个少年。
郁正想起身,额前掉下了一块湿毛巾。他后知后觉地摸了一下额头,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。啊,原来自己发烧了。早知道昨天就好好听夜的话好好擦干头发了。
郁叹了口气,看看床下的少年。他伸出手拨开少年额前长长的刘海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。
“真美啊。”郁看着少年的睡颜不由赞叹。

“咔嚓”
郁推开了房门,脚步虚浮地走到了客厅。
“早啊,郁……这是?”夜和阳端着早餐,看到郁虚弱的样子,赶紧放下碗碟,走上前扶住郁。
“啊,夜桑,能不能给我一点退烧药呢。”郁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“啊,好的。”夜连忙转身寻找着药。
郁迷迷糊糊地坐在沙发上,“嗯嗯啊啊”地应着阳的牢骚,眼前又浮现出少年的面容。
啊,原来他才是最吸引人的。郁慢慢闭上了眼。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