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i的内人

废物一枚
目前入坑众多,产粮低能

@Misty_一条透明的咸鱼 迟到的……圣诞文(喂)可能ooc一片,我都好久没补番了【捂脸】这对cp我也不是吃的很多【捂脸】完全不会写

“早上好,嘉德罗斯。”
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人。
“新出来的副本,有点简单。”
格瑞瞟了眼手臂,上面是被野兽撕咬的痕迹,血肉模糊。
“这个比赛快结束了。”
身后的剑已经破损,可他实在懒得去恢复。
“……”
“马上,就只剩我们了,什么时候来战一局。”格瑞想起曾经,一个飞扬跋扈的少年,带着灿烂的阳光向自己大声宣战。
“……”
“这次我奉陪到底,好么?”
格瑞想起以前总是避开这人的挑战,总是想快点结束离开,却不想有一天自己会主动请求着去开战。
“……”
眼前依然是死寂。
“起来好不好?”格瑞再也站不住,扶着眼前的床板。
上面的人早在一个月前就闭了眼,一切都随着他的沉寂而凝固了。
“我再也不喜欢你了,好不好?”而这句终只是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出来。

谁知道这个曾经只在各个星球当做传言的症状,会真的降临在这。任何人都难以预料,那天那场大战,总是一脸桀骜不驯的少年就那么倒下了。格瑞只记得当时身后是此起彼伏的呼喊,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。他抢在少年倒地前接住了他,却没能抢在少年闭上眼前舍弃这份罪恶的感情。
当组委会的人要求自己讲嘉德罗斯送回时,他记得自己的愤怒,好似破冰下藏着的火山蠢蠢欲动。他拔剑与组委会派来的机器人对战,甚至最后连大天使长也出来了。他还记得金、凯莉、紫堂幻向他摆手,帮自己拖延追兵,让自己快带着嘉德罗斯逃走。
在这渺茫的宇宙,他早已忘了时间的流动,似乎一切都随着眼前少年的闭眼而凝固。
是什么时候组委会又示好让自己回去参加大赛呢?他们有什么预谋他无所谓,他所想的不过是保眼前少年安全。最好,最好自己也能在这场恶斗中离开,这样罪恶的感情也就可以消散,少年就能解脱无尽的黑暗了吧。
格瑞自嘲地笑着,多久了,脑海中总是在冒出这种想法。真是落魄啊,还有伙伴散落在战场上的尸体,都是自己的无能……
真是,难受的感觉。格瑞看着滴落在少年脸上的泪珠,有点生气。
让我死吧。
格瑞叹了口气,再次加固了嘉德罗斯周围的保护措施,背起剑向战场走去。
“我走了,再见。”

嘉德罗斯醒来是时候,四周是坚固无死角的保护措施。
组委会人的脸显示在他眼前突然跳开的屏幕上。
“吼吼吼,嘉德罗斯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你都很优秀哦~你是活到最后的一位呢~那么,我们可以开始回……”
嘉德罗斯打烂了眼前的机器,扯了扯围巾,跳出了保护圈。
“让你和我一站,谁让你去和别人战斗了,还输了。”他蹲在格瑞的尸体前,无视周围机器的警报,架起眼前的尸体打碎了战场的屏障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“打架赢了我再说。”
“嘁。”
一个小身影和一个高不了多少的身影在一个荒凉的小星球上搏斗着。

评论

热度(7)